2011年11月1日 星期二

2010年3月21日 星期日

連戰說:台灣的總統,有什麼了不起?人人得而誅之!

當然,這篇文章是與近日刺馬的新聞有關;提到刺馬,先看一段中國的故事吧!~
刺馬案始末

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六日(1870年8月22日)早上10:30左右,馬新貽自校閱場觀清軍射箭訓練閱兵返回督衙時有人攔路喊冤,刺客張汶祥趁隙以匕首刺殺,延至隔日不治身亡[1]。

張汶祥事後供稱,痛下辣手主因是馬「不仁不義」,張汶祥但閃爍其詞,實情則未供出。(維基百科

關於言論自由...你是如何思考的?

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將蘇建和們送往刑場?

對於死刑廢除與否一事,我沒有特別的看法,只是不斷的看兩造的意見,然而,在王清峰講了任內不執行死刑及朱學恆于蘋果日報大加撻伐後,關於死刑廢除與否的話題再度燃燒,但我想,如劉兆玄所說的,挺二天就過了。

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痛苦但高尚

倘若我們集體決定放棄了死刑,我將說那是一個痛苦的決定,尤其是當我又想起古怪照片簿裡大卸八塊的女子,肚破腸流的女子,頭被打扁的亞裔女子。但是,那也是一個高尚的決定。我的論點不是生命的可貴,而是殺戮的艱難。唯其如此,我們才保住了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超完美死刑

有人會說:「廢除死刑,陳義過高,太理想了。

你看報紙上那些壞人,想想他們做過的事情,想想他們造成的傷害,槍斃他是便宜他。有些人,實在是罪大惡極。」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決戰點:夠了沒?

我們面對的不是「壞人該不該罰」的問題。大家都同意壞人該罰(除了丹諾外)。我們面對的是:罰他要罰到什麼地步?死刑還是終身監禁?想像一個你最討厭的罪 犯。如果他戴上了手銬腳鐐,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但卻恰好落在你手裡,你會不會殺他?唔,我想,我不會。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殺就是殺

在丹諾的邏輯裡,恨當然是錯的。報復更是火上加油,錯上加錯。但我並不是那麼慈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