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4月2日 星期三

.關於.張國榮

他選擇了一種自己最害怕的方式自殺了──

自高樓一躍而下的自殺方式

有點像是想要飛翔,但最終必然是墜到深淵的一種結局…

 記憶中,他的出櫃與否,對於我看待他的方式,沒有絲毫的影響。我在意的是他的演技,在意的是他的歌聲,他對於演藝這條路的詮釋…於是在他最down時,出的一張專輯取暖,陳小霞寫的曲,深深地感動了我~

 這張專輯在市場中始終未受到太大的關注,甚至是被忽略的專輯,沒太多的宣傳,在偶像開始當道之後……


 「取暖」── 一首很upset的歌,似乎是陷入一種絕望的懸崖之際的低沈嘶喊,這也許就是張國榮對他生命的一種告白。

  在4/1—愚人節—他愚弄自己,愚弄朋友,愚弄歌迷,愚弄影迷,愚弄了關於「生命」這回事──以即為低沈的方式,選擇在最喧囂的日子(美伊戰爭的熱點和Sars肆虐之時)離開這個也許他無法再繼續承受的歲月…

 四十六個春夏秋冬,他有二十多年的時光,都在眾人欽羨的眼光之中度過,1977年出道,數十張的專輯,不下五十部的電影…觀眾永遠不會遺忘他在倩女幽魂中那深情書生寧采臣;霸王別姬中性別重置的精緻;春光乍洩中同志情愫的角色。

 他的一生,雖然在四十六的當刻劃下了句點,但若這個句點能讓他得到一種永久的解脫,也無是無非了……此刻的筆者,畢竟不是在寫書評,而是一種憑悼,憑悼張國榮,憑悼無法再從這個世界取暖的張國榮。


取暖

曲:陳小霞 詞:楊立德 編曲:周國儀/陳愛珍

暗夜的腳步是兩個人 一路被緊緊的追趕

而你的眼神依然天真 這是我深藏許久的疑問

往天涯的路程兩個人 不停的墜落無底深淵

握緊的雙手還冷不冷 直到世界盡頭只剩我們

你不要隱藏孤單的心 儘管世界比我們想像中殘忍

我不會遮蓋寂寞的眼 只因為想看看你的天真

我們擁抱著就能取暖 我們依偎著就能生存

即使在冰天雪地的人間 遺失身份

我們擁抱著就能取暖 我們依偎著就能生存

即使在茫茫人海中 就要沉淪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FunP 推推王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