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9日 星期五

.富士山下的...溫度

Eason出了新專輯,很專注的聽了那喘著卻接續的歌詞;夕爺的筆讓不懂粵語的我不自覺的仔細找出了歌詞。

聽了V仔的仔細解說,知道林夕喜歡以富士山來言喻愛情;聽了L的解說,則得知詞中寫的富士山下的硬石原是引用紅樓夢中青埂峰下的頑石。

2006年12月9日 星期六

.全網聚會

2006.12.8 Pm7:00 泰軒

記得當時為了進全網,在某一天很瘋狂的寫了信給集團的老闆;然後在某一天很瘋狂的寫了信給朱少麟;又在某一天跟朱少麟約在Pub訪談,訪談後居然是落了個大醉被室友抬回家,訪談內容全然忘記...。

2006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回信

Dear,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地渺小而微不足道?
但在這點滴之間所形構出的故事,真實到描足以繪出我們所有情感/喜、怒、哀、樂/的「人生」

2006年9月15日 星期五

.李家同:「是適可而止的時候了」

李家同教授說話了,日昨接受了李四端先生的訪問,今天再度于聯合報登文,我想,有很多問題都應該被深思,並且「請大家摸著自己的良心,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否對社會是正面能量的輸出?」

以下,轉載自UDN的李家同教授投稿全文:

2006年9月2日 星期六

.【沈默的聲音】

首次聽到一百多萬人的聲音居然才代表著民主?!而其餘那希望社會平和的六百多萬甚至更多的聲音卻只能沈默……

㊣馬英九沒告訴你的三大黨產問題

馬英九在就職國民黨主席滿周年的時刻,試圖以一份名為「告別歷史」的黨產報告,與過去的黨國金權時代一刀兩斷。然而,僅憑這份寥寥二十頁的報告,恐怕很難讓小馬哥卸下黨產這個「國民黨永遠的包袱」…

2006年8月23日 星期三

.【從一百元到一億元】


好吧!所有的政客與藝人與律師們,大家都站出來吧!我們在凱達格蘭大道大聲說出我們對歷史的關懷,大聲的喧囂我們的訴求,清楚的告訴我們的下一代:「只要不滿,就喊出來,最好的地點是在台大醫院旁,因為病人沒有呻吟的權利;最好是在北一女旁,因為我們不達到訴求目的,他們的書再怎麼念都沒用,講得更直接一點,『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

是這樣嗎?這就是我們應有的邏輯嗎?

2006年8月17日 星期四

.愈真實,愈殘酷-《聯邦93》

我一度大笑,因為對結局的樂觀預期,以為是一群生存者的故事,後來,才終究在事實中驚覺:「愈真實,愈殘酷」

2006年7月20日 星期四

.如果李遠哲離開台灣……

看到《今周刊》500期的內文,焦點新聞標題赫然寫著「討厭他或喜歡他 都應放大格局看待此事--失去李遠哲 台灣會更沒信心」撰文:陳翊中/今周刊500期

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台灣打垮日本SONY,進軍世足賽

當趙駙馬與李泰安(搞軌案)同時登場,舉世混濁,難以言語;還好有了世足賽,能消褪那一陣惡臭混身的新聞。昨晚(台灣時間)阿根廷以6:0神奇的拿下了第二場的勝利,接著看到的新聞也令人感到振奮…

雖然耳聞許久,關於台灣的產品在國外有多麼的風光、細膩,但鮮有新聞報導此類事件,我們被著附著的是一堆關於台灣走不出去,看不上去的新聞…

2006年6月10日 星期六

.李遠哲:「我不後悔,只是遺憾!」

我的心情與李先生一樣,至今為止,我也不後悔,只是遺憾!

2006年6月8日 星期四

.我們花了好大一筆社會成本,在接受這個揭弊的過程

二○○六的今天,我其實有在思考,立委揭弊案對我有什麼好處?有沒有為我省到錢?有沒有為我找到更好的經濟出路?有沒有讓我的生活品質更好?有沒有讓社會公義更為強烈?

答案是個很大的問號。只是「錢到了哪個口袋的問題」。

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小毛的婚禮

今天是小毛的婚禮。在我的認定中,小毛絕對是個異人。

小毛,是我在網路公司當企畫編輯時的同事,她有多異數呢?以我對歷史有限的了解範疇來說,她簡直能成為另一位「異人」,而這「異人」的定義是除去暴君印象外所有神奇的力量,她都具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