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小毛的婚禮

今天是小毛的婚禮。在我的認定中,小毛絕對是個異人。

小毛,是我在網路公司當企畫編輯時的同事,她有多異數呢?以我對歷史有限的了解範疇來說,她簡直能成為另一位「異人」,而這「異人」的定義是除去暴君印象外所有神奇的力量,她都具備了。


認識她的時候,我剛好步入讀書人的階段,得面對許多的外文書,那對我的困難度簡直高達95%,然後,我知道這個毛仔居然是個考慮出國念書,因此補了托福,而托福很巧的拿了滿分,但後來卻沒有出國,原因是因為她不知出國要讀什麼科目,索性決定滯留國內。順道一提,這小子居然是能以英、法、西、日四種語言都能進行現場採訪。

在很後來的時間,我知道她原來是國小畢業後,就讀金華女中,北一女,台大--這些學校都在她家隔壁,但她從國小開始,沒有一天不遲到。

我曾去過她家幾次,她的房間有超多的公仔,怪怪的照片,有心跳的原子小金剛,滿櫃的Jazz/搖滾音樂,滿牆的原文書及圖文書。

然後,她還有個小桌子,放著專業而細緻的咖啡機。

記得以前在office時,晚上經常性的熬夜,每個人手上都有不下一、二個專區的網路書展,累了,她就像古代橋下說書的人一般,將艱澀的歷史書或是有趣的小說,講成情色文學,又或者,帶點舞台效果的動作,敘說著哪本小說有多麼的好看。

她在出版這塊總是具有一雙洞燭機先的眼神。一談到繪本/圖文書...她如同是這領域的開創者般,娓娓道來不同小說所延伸出的卡漫相關書籍;我就是在這情況下得知魔戒電影場景的取景及創造是取自Alan Lee及David Day二位偉大繪者的;但介紹到小本情色攝影書時,她又可以用一種極為藝術的層面來詮釋那種閱讀的美感。

關於小毛,她還會算塔羅牌。

在一個很深的夜裡,一同加班,那個晚上...一個與我的生活曾有溫柔交集的男人打電話給我,小毛幫我排了排塔羅,結論是:去,今天晚上就去他下榻的旅館,把他撲倒。

是的,「看到喜歡的人,就直接上前把他撲倒」這幾乎是我認識的小毛的口頭禪,但她自己幾乎不這麼做,呵!

曾經有好幾度,面臨很大的失落,在還是ICQ獨霸的時代,她在線上給我很大的勇氣與毅力面對並越過那些殘酷的界限。我在電腦的另一邊獨自承受著偌大的壓力,看著她type的文字,孤單的掉著眼淚,然後,跨越那些重大的心情。

跟小毛一起看電影,如同帶著google及imdb出門。看電影時,各自漠不作聲,但一走出電影院沈澱過後,她會開始細數著關於剛才那部電影的導演/演員各自演過那些戲,又在哪些時候有過不同傑出的表現;而那劇情則是仿自誰的手法拍攝,與哪部卡漫有什麼關聯,有什麼歷史的因子存於其中...我覺得她活脫是個不折不扣的REAL GOOGLE.

今天誓必是要寫下這日誌的,因為她結婚一事,雖然極為平凡,但我卻好想記錄這個日子,給她好深好大的祝福!

怪毛,祝妳和ㄅ一ㄤˋ ㄅㄟˊ到很老很老的時候,都能幸福的牽著手,健康的在公園悠閒的散步、溜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