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5日 星期五

.李家同:「是適可而止的時候了」

李家同教授說話了,日昨接受了李四端先生的訪問,今天再度于聯合報登文,我想,有很多問題都應該被深思,並且「請大家摸著自己的良心,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否對社會是正面能量的輸出?」

以下,轉載自UDN的李家同教授投稿全文:

是適可而止的時候了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投縣埔里)

在此請陳總統下台運動正值最高潮的時候,我再請大人物適可而止,一定會引起很多人對我的痛罵,我先在此請大家不要來信罵我,因為我以後再也不會對這個問題發言了。

街頭運動的目的,應該使國會及政府知道民意,而不是迫使總統下台,用街頭運動迫使總統下台,不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做法。如果目前的街頭運動一直持續下去,而總統又不下台,社會的焦慮和不安,會不會嚴重地破壞社會的安寧,請施明德先生好好考慮。

這次運動,我們一再聽到施先生強調用和平手段,但在新聞節目中,我們又不斷地聽到激進的字眼,包含「革命」在內,而且也有不少民眾不排斥這種想法,我個人是非常擔憂的。我在此要明白地表達我的想法,我絕對反對任何非和平的手段來達到任何目的,不論他的目的是多麼崇高。

我們都在電視上看到了廣場上的人潮,執政黨一定看到吧,政府也應該看到了吧,在我看來,這就夠了。以後要怎麼做,責任在執政黨和政府,國家弄成這個樣子,有這麼多的人對貪腐如此痛恨,政府總不能假裝看不見的。

施主席,你已使民眾充分而又清晰地表達了反貪腐的情緒,何不就此宣布已經達成了任務。歷史上很多人懂得急流勇退,如果運動就此和平落幕,歷史會記下這一筆的。如果一直不停止,我們社會一定會被過度的激化,你也不願看到一個被過度激化的社會吧。

我也要呼籲執政黨不要反撲了。我看到「天意助扁」以及大規模的挺扁大遊行,都使我心如刀割。世界上很少國家的執政黨發動示威遊行的,因此這種做法一定使國家更加分裂。我承認民氣可用,社會上的確有一股挺扁的勢力,但是動員這種挺扁的勢力,使得有些人認為施明德先生在奪權,他所領導的運動,是一場政治性的運動。這是極不公平的,你們這樣做,勢必使社會更不和諧,我真希望執政黨能夠懸崖勒馬。

對於幾位新聞節目主持人,你們每天的政治評論,都圍繞著一個議題,內容也永遠是嚴厲批評陳總統,我能不能苦苦哀求你們適可而止,一個再有意義的題目也不該每天討論,我擔心的是:社會會不會因此而被你們激化?人們會不會因此而被你們弄得更加焦慮和不安?

李濤、趙少康和陳文茜,都是極聰明的人,報導新聞理應有廣度、又有深度。我們整個國家,只講總統應否下台,完全不管全人類貧富不均問題、中東危機、回教文明和西方文明衝突問題,也不再過問國內有多少小朋友營養不良,功課不好,工業水準遲未能提高,實在令人遺憾。如果李濤、趙少康和陳文茜能對「倒扁」休兵,而多談國內外重大問題的解決辦法,那才是國家之福也。

施明德先生,執政黨和政府領袖們,媒體的負責人,能不能冷靜下來想想天下蒼生,你們誰都認為自己是正義化身,或至少在追求正義。但正義一定要寬容,沒有寬容就沒有真正正義。我也希望領袖們常問一個問題,我這樣做,會不會使社會更分裂,更不安定?如果的確如此,我勸領袖們三思而後行。

我們國家可能因為總統應否下台而慢慢地進入無政府狀態,但也可能因你們的智慧,使正義得以伸張,但社會仍保持安定。一切都由你們來決定了,歷史在看你們,全國老百姓也在等你們。

希望領袖們冷卻一下全國人民的激情,絕大多數老百姓都有共同願望:清廉的政府,安定的社會。你們當然有能力完成我們這個卑微的願望。但如果目前的情勢繼續下去,社會會越來越惡化。

我個人曾經說過對陳總統不禮貌的話,我再在此向他道歉,我也再在此哀求大人物們,做任何事情,都應考慮到有沒有使國家社會更加分裂。

最後,容我再請求大家不要寫信來罵我,饒了我吧,我會好好準備功課的。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FunP 推推王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