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日 星期四

.我們都是把自己的心放回自己的身體

很喜歡這句話:我們都是把自己的心放回自己的身體。
這是某天我忠孝敦化捷運站遇到Joan時,她告訴我的。

身體時時刻刻都在與我們對話,但相對來說,我的身體speaker略略有點故障。
都是在很突發的狀態,才經由Taxi將我迅速帶到仁愛醫院的急診室。
幾乎是閉著眼睛都知道仁愛急診室的路線,這種感覺,很荒唐,但我荒唐得從容。

每一天都想到達明天,也想回到昨天;自體一直處於這種矛盾的衝突之中。
到達明天會不會比較明亮? 回到昨天會不會就停止了很多未來的思念?

每天都步向明天,越過無數個明天後,似乎就能遇到地球暖化的終點了。


BTW,非常不喜歡《失物之書》這本小說,作者過於沈溺在他自己的世界;除非你深想與作者對話,否則,錯過這本書將是個不錯的經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