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電影:《聽見天堂》【Rosso come il cielo (aka: Red Like The Sky)】

原來顏色是可以有觸覺的;聲音是可以被角色替換的。

故事從一把槍開始,愛看電影的小男孩米可因頑皮的亂搞,導致槍走火。

跌落的碗盤的碎片及子彈刺擦了他的眼睛,讓他的生活從正常到視障到目盲。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追風箏的孩子...

在室友極力的推薦之下,《追風箏的孩子》這書甫上市,我便買了下來,厚達368頁。

而幾乎在同時發書的,是我最敬愛的作家朱少麟,等了她五年,她才終於出了本《地底三萬呎》。

所以,《風箏》被我置放在書架上──正確的說來,是塵封在書海中,長達二年。直到2007年的某一天,與大學的死黨打橋牌時,大家聊起這書…

2007年7月21日 星期六

.因為……

因為,你常逗我開心     所以我也好想逗你開心
因為,你常惹我掛心     所以我偶爾也想讓你掛心
因為,你讓我傷心      我也不顧一切以言語刺傷你的心
因為,你整天不發一語    我也跟著無言以對
因為,你在我生病時整夜無眠 我也學會在你脆弱時候安撫著你

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商周的水蜜桃好吃嗎?】

看不下去了,所以為文在此,批判商周報導水蜜桃阿嬤的出發點。

商業周刊今年的一台兩世專題—《水蜜桃阿嬤》引起爭議。

.To: S.W

你的blog停在2007年7月5日
而時針與分針並未因此而隨之休止
我整晚想著
你的呼吸是在哪一刻與世界告別?
msn上那個名字也永遠的offline.
那個一上線popup出來關心我身體健康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