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張作驥-蝴蝶 Butterfly

2002年,衝著一張免費電影票,幫朋友交作業,首次看了張作驥的電影--美麗時光;記得當時看完美麗時光時的心情,是一種飽了的滿足。

於是,2007的金馬影展,二話不說的選了開幕片--蝴蝶。

在一哲母親的故鄉蘭嶼方言中,沒有蝴蝶這個稱呼,蘭嶼人稱之為 Babanalidu,意為「惡魔的靈魂」,統稱往生者的「惡魔」和魂魄升天的「靈魂」組合而成。三年前頂替殺人的弟弟而入獄的一哲,出獄後不堪回首的新仇舊恨紛擾著他,哲父和地方幫派之間的世代恩怨,伴隨著哲父重返台灣而一觸即發,將波及一哲出獄後一心祈求的平靜生活……。

Zhe went into prison for his brother’s crime three years ago. Now, he returns home anticipating a new life. However, he is confronted with his past – the feud with the rival gang and his turbulent relationships with his family and girlfriend. Zhe is desperately trying to find a way out…

看著金馬影展如是的簡介,當然是抱著不信的態度,硬是選了 這部電影成了我的開幕片。但不可否認的,在這充滿期待的情緒下觀賞這部電影時,會有一種期待太高所以失望更大的遺憾。

張導在本片中,許是過於執著,所以鏡頭的處理就顯得過於刻意,尤其是那把刀刺穿阿哲時,蝴蝶就停在刀鋒上,阿哲眼前充滿了坑谷的蝴蝶,那所謂既是追求自由與死亡的象徵,又是惡魔的靈魂...

這鏡頭的處理方式 ,也許,只適合首次看張導作品的人的眼球;而我,就再等他下一部真的不一樣的作品吧!  

-----------------------------------------分隔線--------------------------------------

寫于2002/10/18--美麗時光

電影,在一場端午節的鄉下家庭大聚餐和一場大雨中揭開了序幕,而後主角小偉和小傑享受被大雨淋著的快感!雨是傾盆直注的,而小偉和小傑就這麼陶醉在那種可以大喊大叫的雨中~那是一個眷村的午后漂亮的畫面!一個起點,也是一個終點。

看到《美麗時光》,突然想到以前常去鄉下的感覺,一群孩子們就穿著淺拖,走在不經裝飾的水泥地上,跑到廟裡或田裡的感覺。而導演--張作驥這傢伙真將年輕的邊緣人拍得入神了!看到范植偉這些年輕人來詮釋社會邊緣人,不禁使我想到以前去南投的某個大廟時,進香的車一部一部的開進去,而一團一團的”八家將”用刀就這麼砍著自己的身子!那些八家將『們』就是那些年輕的孩子們,十五 / 六歲的年輕,以神之名,砍著自己的背,也砍著我自身以為他們的父母會流淚的心!

記得有一幕,小偉的眼睛往哲哥房廊的盡頭看去,視線停格了。一個看似與家中一模一樣的魚缸就擺在那兒!

「你是不是與姐姐約定好的?」小偉

「是啊」哲哥

但哲哥堅持那魚缸和小偉家的不一樣,因為他前幾天「才多擺了幾條魚進去」,正巧吧!多擺的那幾條魚──是小偉、小傑這對表兄弟,是他即將承受的悲哀──小敏生命的句點。

《美麗時光》 ──很多網路上討論這是部關於青春與死亡的電影,也許就是。

但若用這個角度來討論,那這個美麗的時光只能用來詮釋美麗的死亡…因為片中每個人都要死,但只有小敏在十九歲因著血癌的死加上一封給弟弟的信,讓她的死變得炫爛,變得感動;也只有小偉和小傑以十七、八歲的年齡跳到那他們原以為又臭又髒的水溝,才得以讓青春的死變得再值得不過的湛藍。

相對而言,小偉的父親和阿婆、小傑的父親…七、八十歲的眷身,只能活在沒有未來的記憶裡,然後白髮人送黑髮人,一個一個的送,就連小傑的父親看到當年的伙伴離開人世了,箱子裡裝著的士官帽也令人鼻酸,年輕的小傑無法理解父親的眼淚,而父親也只能轉個身到幽暗的水龍頭去將自己的淚水打理掉。

淚水當然是可以打理掉的,但他年輕在龜山島的風光日子卻怎麼也理不去,只要三杯黃湯下肚,龜山島的弟兄就歷歷在目,但既成記憶,對未來唯一能確定的事就只有死亡了。

十七歲的死和七十歲的死比起來,哪個比較美麗?


也許就像那個暗巷的燈一樣,似乎是三天壞一次,但下一次何時會壞?沒有人知道,而下一回誰會來修?或者還有誰可以來修?也沒有人知道!燈下寫著的『真理?道路?生命?』又要換誰來打理呢?

電影一直走到最後時,分成了二條線:

一條是小偉和染金髮的小傑分成二路要逃開黑道的追殺時,小偉活著走回家,而小傑就在眼前被砍死;而另一條線則是小偉活著走回家,而小傑看似被砍死,後來二人卻一起逃到橋中央,一躍而下那又髒又臭的水溝。

在第一條線之後的劇情,是小偉看著小傑被砍殺但卻不敢前去救他,而後小偉既憤怒又帶著悔恨而到黑道家中尋仇,帶著他可能也患了血癌的身子(那不斷嘔吐的前兆)…。

而第二條線之後的劇情,是小偉在看到小傑被砍時,衝向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將棍棒往黑道身上敲,然後與小傑一起到橋中央,看著被左右夾攻的情勢,二人只好一躍而下,但到了水裡,小偉發現其實這「臭水溝」底下的水竟是如此的湛藍…湛藍的像家裡的熱帶魚缸般;而小傑魔術般的將剛被桶的那一刀輕易的拿下來。

二個年輕人的生命,都因一躍而下而變得湛藍。因為小偉失去了小敏這個雙胞胎姐姐後,一躍而下使得他也永遠逃離可能遺傳的疾病──血癌,也同時彌補了第一條線中沒有衝上前去救小傑的遺憾;而小傑則是在水中永遠沈醉在Magic的世界裡。表兄弟也在同時,躍入表面上最髒但事實上對他們而言卻是最美也最能永遠離開「一群垃圾的世界」。

很多人在路邊看見泊車小弟染著金髮時,是帶著不屑?或帶著恐懼?或著換個角度看,有多少泊車小弟其實就像小偉一樣,只想過單純而快樂的生活而已啊!

我想,那個被換掉的要閃不閃的燈管鏡射出了青春的生命,道出青春的歲月隨時都在不確定的狀態之中;而宗教(那燈下關於十字架的真理和他們表兄弟每次去的廟宇)在古老的眷村則是個極大的慰藉和諷刺;至於老兵與眷村,就如同小傑的父親拉大嗓門所說的:『我們的政府……』。

然後,就在2002年的現在寫這篇電子報時,我同時知道了飾演小偉父親及飾演小傑父親的田茂英與林亨保,在今年年初,一個因心肌梗塞、一個因氣喘而過逝了。他們都不是專業的演員,他們(甚至我們)也都無法在自己生命的劇情中穿插著二條線的劇本。

《美麗時光》也許是青春與死亡的美麗過程,但在現實生活當中,二個老人的死卻帶來一股極為直接的遺憾──年老與死亡的殘酷句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