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0日 星期四

.預測.關於.台灣總統大選

這次,從7:3到6:4到現在,可能會逆轉勝,這是我看過最精采的選戰;
謝先生的中心思想:和解共生、幸福經濟是我所認同的。

總統大選,吳伯雄是個關鍵角色,但我還蠻怕他成為那棵「關鍵的稻草」

吳伯雄先生,一個堪稱歷史悠久的政治人物--或說政客就更直接了。
依照我的觀察,馬英九可以從躺著選,到現在面臨要用力選的態勢,吳伯雄是最關鍵的人。

原因:

吳伯雄太老了。我查了一下維基百科,原來這個人在我才二個月大時就開始當縣長,
難怪我從國小的課本就一直會看到這個人的名字。而太老了,即是,
他很多政治思維沒有跟著時代潮流在走。

1994年吧!當時台灣要選省長,他很經典的一句話:「就算只剩阿里山,也要選到底」
接著因為當時的李登輝總統硬是要提名宋楚瑜競選省長 與 民進黨提名的陳定南對抗
於是,吳伯雄的從政之路看起來好像不是太理想。

但接下來,1998年,凍省,也讓宋楚瑜的意氣風發告一段落,
而對吳伯雄而言好像是「好險當時沒選省長」
他的從政之路一向好像都是「好險」的哲學。

從費鴻泰踢館事件開始,光是踢館一事,費鴻泰犯了幾個錯,就等同於吳伯雄犯了幾個錯誤:

1.沒有看好立法院的各位大委員--費鴻泰第一時間態度不是很好的情況下,
 直奔謝的維新館(強化了一黨獨大的缺失)

2.直奔維新館,為了表面上的合理性,找了地主一銀的董事長,但事後被說成是挾持官員
3.踢館後第一件事,費鴻泰向馬、蕭候選人道歉
 (而不是向全國國民道歉,也不是向維新館的承租人道歉)

4.道歉內容中,強調「可能因為我是外省人,所以大家都針對我吧!」

5.費辭了國民黨書記長(為何非辭立委?)

6.費再隔一天,宣佈離開國民黨(為何不辭立委?為何不「永久」退出國民黨?)

對於費鴻泰而言,從新黨到國民黨再到退黨,其實都還好,
對升斗小民而言,到時再入黨一次就Ok啦~
反正選民是健忘的,而國內的政客總愛來這套。

這是吳伯雄式的止血策略。很慢很慢,只比烏龜快了一點點,
因此,文茜小妹大的節目中提到,費鴻泰事件,馬英九掉了100萬票
(2004年陳水扁也只贏了二萬多票,大家想想100萬票是多麼嚴重啊!
但錯不在費鴻泰,錯在國民黨立院黨團/或說,在國民黨團)

我個人思考,馬英九若勝謝長廷,則票數差異,只會在3%以內
(但,謝長廷的選戰仍可能逆轉,來回3%之內,但會比陳水扁在2004的得票數高)

原因如下:

1.馬先生的幕僚太差
 (光是政策主軸面的宣導就很差,活像戒嚴時代的宣導文宣,只是拍攝手法變好/變彩色了)

2.馬先生的兩岸策略
 (不管是他強調兩岸共同市場/或一中市場,在經濟已然令人咋舌的現況下,更加深了不安的情緒)

蕭先生強調書早就出了,當時大家都覺得很好,但現在要選舉就被抹黑;但其實現實面看來,
理論要被執行時本來就是要考慮到現實面,因為理論通常是將變數降到最低)
 結果,兩岸共同市場沒成為馬先生的經濟政策強心針,反而成了票房毒藥。

3.馬先生的發言人太差:
 西藏事件一發生,原來我期待,不管是作秀或出於自願,謝馬二人都會去祈福,
 畢竟人要心懷慈悲;
 但謝比馬早了一天,馬先生的發言人蔡詩萍先生居然說謝長廷在消費西藏。
 隨後(即隔了一天,馬先生也辦了一場祈福晚會),照蔡發言人的說法,就是,再消費一次

4.馬先生的應變小組能力太差:
 也是隨著西藏事件發生,馬先生的應變小組認為要飆速,
 不能輸謝陣營,結果提出二個如果的前提,我們就抵制奧運
 (他們真的一直注意造勢晚會的人數而已?
   沒注意到棒球奧運資格賽有多少人為中華隊吶喊?)
 那天,我關掉電視,門外像是音響擴大器,家家都在看中澳之戰,
 當我們贏了澳洲時,真的有一種好開心,很凝聚的感覺。
 雖然,很多鄰居(尤其Echo很大聲的那個)我想我壓根沒遇過他。
 但當我們拿到奧運門票時,大家的心是凝聚的。

5.馬的綠卡事件:這是我認為可能不是最重要,但在很多時候認為是很重要的事
(看起來是矛盾的論述?隨便!反正我這是個人看法)
 原本,謝在打綠卡事件時,我沒有深切思考這件事,
 因為我覺得馬有沒有綠卡,不影響我投票給他的意願;
 但是,馬先生從說他早就放棄綠卡,到,他說,綠卡自動失效,到,他,
 呈現不回應的狀態,說:「這些問題我早就回答過了。」 --
 此時從綠卡問題轉變為誠信問題。

昨天,李遠哲先生(我覺得他對深藍或泛藍的人已無影響力)說明,他要投給謝長廷先生
今天,李登輝先生(我也覺得他對罙藍或泛藍的人已無影響力)也說明,他要投給謝長廷先生

而正因我聽了每一場的政見發表會,與一場辯論會,
所以,雙李的說法,其實某種程度對中立者是有說服力的

1.謝先生強調的和解共生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力

2.馬先生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因此很多想法做法搖擺不定,
 這不是一個國家領導者應有的人格特質

3.對於兩岸政策要有計畫性的進行,而不是只提出像二岸共同市場這樣的概念就夠了。


其實,這二個人,不管誰選上了,
照我外甥女的說法:不管誰選上,經過幾天,我還是得面對基測。
沒錯,我的想法跟這孩子很接近,
但我在某種程度而言,以當一個私人預測員為樂。

預測內容:(加入了一些八卦)

 至319當天,馬仍小勝3%內,但到了320逼近選舉,西藏事件衝擊了馬先生的兩岸政策,
 也因馬先生回應時,對抵制奧運的二個如果說也衝擊了選票
 再;吳伯雄以為找一群人來監票的「藍鷹專案」,一人發個幾百元一千元是合理的;
 但以我個人經驗,我有綠軍的朋友,他們是義務性的監票,所以,
 我聽到這個藍鷹專案,覺得還蠻不可思議的。若支持者夠挺,都會義務的去監票不是嗎?
 吳伯雄此舉會影響中南部的選民,吳還不懂,情義相挺這四個字,
 為什麼對中南部有用?因為,只要你夠好,選民都會自動義務去做,而且熱情相挺。
 但化為他今日的金錢思維,有點賤踏了選民思維。

 所以結論是:可能會逆轉

 今天是320,晚會馬蕭四大承諾、六大保證,快樂的氣勢;
         謝蘇高雄感性訴求(高捷)及批馬,
 個人觀察:催票要用感性訴求。 
 人的投票行為,會受情緒牽動,甚至是一種衝動,或激動的反應。

 重點在321晚上的造勢了,
 馬蕭若無法在321晚上塑造一個專屬於馬英九個人的、感情面的、領導面的衝動形象,

 則大選情勢,逆轉無疑。


參考資料:維基百科--關於:吳伯雄

桃園縣政府(第七屆)縣長
(1972年12月20日-1976年12月20日)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
(1975年-)
臺灣省菸酒公賣局局長
(1976年-1980年)
新竹中小企業銀行董事長
(1981年-1982年)
中華民國拳擊協會理事長
(1981年-1982年)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處主任
(1982年-1984年)
內政部(第十六任)部長
(1984年5月28日-1988年7月20日)
行政院政務委員
(1984年5月28日-1994年12月14日)
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
(1984年-1988年)
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
(1986年-2002年)
臺北市政府(直轄市第八任)市長
(1988年7月25日-1990年6月1日)
內政部(第十八任)部長
(1991年6月1日-1994年12月14日)
內政部人口政策委員會主任委員
(1991年6月1日-1994年12月15日)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委員
(1991年6月4日-1994年12月15日)
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委員
(1991年6月1日-1994年12月15日)
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
(1991年6月1日-1994年7月30日)
行政院政黨審議委員會委員
(1992年7月23日-1992年9月1日)
內政部政黨審議委員會委員
(1992年9月1日-1994年12月15日)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委員
(1993年3月11日-1994年12月15日)
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委員會委員
(1994年6月27日-1995年1月21日)
總統府秘書長
(1994年12月13日-1996年8月3日)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
(1996年-1997年)
總統府資政
(1997年11月-2000年5月20日)
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會長
(1998年1月-)
伯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1998年6月-)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
(2000年6月-2007年4月11日)
中國國民黨主席
(2007年4月11日-)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FunP 推推王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