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4日 星期三

.四川地震,震出了什麼?

四川的地震,震出了一些人性的本質,很多待援者、脆弱的生命,現在可能都還被直接埋在某個瓦礫堆下。

台灣人因為經歷過九二一、經歷過Sars,在很多孤獨的時候,我們都只能自救。

但當國際組織,或者已與我們斷交的友邦,如日本等國來台灣協助救援時,我們心中的感激都更勝於其它。

我相信生命不分貴賤。

四川地震,震毀了許多的建築;震毀了許多的家庭;震毀了許多的生命;但它間接的震出了人性。

當吳儀拒絕台灣加入WHO;當那蠻橫的中國官員一句無情的:「早就給拒絕了」、「誰理你們」時,我們很孤單,但也因此,我們更知道自己的處境是很辛苦的;我們更知道,面對無情的痛苦。很多台灣人每每看到那重播的片段,心中一股怨氣就不自覺的升起。不但怨氣升起,他們並大喊著:「四川地震干我們屁事?我們為什麼要救那個無情的國家?」

「我們其實不是在救那個無情的國家,我們救的是那群無辜的生命,我們救的是那些無辜的家庭。」

我深信2300萬台灣人的心其實是柔軟的。

今天的新聞報導--國際搜救隊長許志敏:「盡量減低敏感度,所以一旦有需要,我們會換上紅十字會的徽章。」

我個人認為,這與政治正確無關,這是悲天憫人。

當中國以意識型態來阻擾救援時,我們的心是柔軟的;Even我們曾被中共那些無恥的官員無情的對待,我仍相信,當他們的生命獲得救助時,有些想法是會改變的。

我無意認同他們真是我們的同胞,但我又認同他們是我們的同胞;因為,我的概念是地球村的概念。每個地方有需要時,先伸出援手的人,絕對是至善之人。

我國或其他國家都不應該因為中國是共產國家,就認為他們命賤該死。

那群從小就生長在共產國家的人,他們沒有機會選擇自己的政治信仰。如果我們還因為他們的無法選擇而拒絕救援他們的生命,那不是二度傷害嗎?

說實在,我聽到台灣宗教各大山頭都捐出了我所認為的「鉅款」時,我感動了;那是大慈大悲之心。而慈濟更是要深入災區,我更是著實的感動。真正的務實外交,不就是如此?

很多國際社會曾經經歷過災難的,也許不認識台灣,但他們認識慈濟,感謝慈濟,為什麼?

金庸的小說中,洪七公每每遇到西毒歐陽鋒遇到危難時,他都還是會伸出援手--因為丐幫精神是救人、不乘人之危。

中國很多態度是錯的,但我相信錯的是當政者,而不是人民。

如同台灣很多態度也是錯的,但錯的是當政者,因為我深信台灣人的態度一直是同體大悲。

如果因為政治正確的覆加,導致中國拒絕救援,那是中國政府的錯;如果因為政治正確的覆加,而讓台灣的團體拒絕加入救援,那是台灣的錯。

人民無罪,受害者無罪。

他們也希望能見到明日的太陽,或,明日的雨水,Anyway,我不認為他們是共產主義就該背負那無聊的原罪。他們何罪之有?

每一條生命,都應該被尊重。


記得九二一大地震時,我同學和他住在台北的姐妹們,匆忙的搭著台鐵回到豐原,然後步行了一~二個鐘頭回到災情也很嚴重的石崗鄉,他們心裡都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獨自一人住在石崗的老爸安全的接出來。」

還好,他老爸因為睡到半夜,突然想上廁所,所以倖免於難。後來,他們全家都住到台北來了;如果,西部沒有台鐵,而公路又全面中斷,我不知道我同學他們全家最後是否還能開心的團聚!


生命,都應該被尊重,被救援

台灣,你這個勇敢的國家,站出來

加入救援的行列


延伸閱讀:

◎援助中國台灣最熱情!除了捐款,請您也多關注中國這些問題!

◎5/13/2008美國各報頭條:四川大地震

◎酥餅:5/14/2008美國各報頭條:四川大地震後續

◎美週刊:中國威脅美武器包商孤立台灣

◎蘇花高的興建,是知識份子決定?還是花蓮人決定?

◎蘇花高的興建,是政客決定?還是遊客決定?

◎我長大後想要當推土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