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請問廖元豪老師...【恐嚇】也算在言論自由內嗎?

前日,在Vision2020網站與廖元豪老師對話;結果,沒想到,如網友所說的,廖老師只會挑他想答的,並會扭曲別人的留言,更甚之,若答不出,則會刪除或擱置。我將被刪及擱置的寫在最下面紅字部份。

既然廖元豪老師不願在該網站答覆我的留言,我就寫在我版上,請問法學先進廖老師

因為郭冠英事件,廖老師寫了一篇文章:假如郭冠英就是范蘭欽:公共倫理還是言論自由?

我隨後在下方留言,在此僅忠實貼出廖老師的文章,及我在該處的留言。
「范蘭欽」的大作忽然引起軒然大波。由於他「疑似」是新聞局高級駐外文官郭冠英,因此目前新聞局將他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

雖然最後的決定還得等公懲會,但新聞局「移送」就等於初步認定了郭冠英有「違法、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公務員懲戒法第二條)之嫌疑。但也不敢引用公務人員考績法,逕予記過處分(通常除軍警機關外,公務機關都不肯「作壞人」)。

「假設」郭冠英真的就是范蘭欽,他真的該被懲戒嗎?

有人說,這是言論自由,您認為呢?

范蘭欽的文章,已經構成種族仇恨或族群歧視的語言嗎?仇恨或歧視言語該受憲法保障嗎?

公務員的「謹言慎行」義務要追究到什麼程度?下班後?用筆名?或是要絕對閉嘴?

如果郭冠英(范蘭欽)不是新聞局官員,而是大學教授,該被懲處嗎?如果他是立法委員,該移送紀律委員會嗎?若他是一般部落格格主,沒有任何公職,該受任何處罰嗎?

跟民進黨時期許多高官動輒鄙視「中華民國」,甚至三不五時冒出仇恨與歧視的話語相比,有沒有不同?

莊國榮當年說錯話,不僅被拔掉教育部主秘,連政大也曾經要「不續聘」。您認為郭冠英(如果就是莊國榮)的情節跟莊國榮相比如何?

最近有個勞工案件。工會公開揭露公司營運的不當作為,工會幹部卻因此被解雇。法院支持雇主,因為勞工有「忠誠義務」。您認為跟這個案子有何不同?(公部門或私部門)受僱者是否對主子都有絕對忠誠的義務?

請看看下面的文章,請至討論區與PK投票區發表高見。

我在下方的留言版寫著:
CoffeeShop 在 四月 16th, 2009 15:56:16
所以老師認為,馬英九也可以有言論自由嗎?
如果有一天,他喊著,胡錦濤,來解放台灣吧!他說:「我現在是馬教授的身份!」
這時候的你,會不會說:「我誓死捍衛馬英九的言論自由?」
請參考:
http://pre-collection.blogspot.com/2009/03/one.html
http://pre-collection.blogspot.com/2009/03/dead-china.html

廖老師回答:
廖元豪 在 四月 25th, 2009 07:40:29
為什麼你從我上面的文章,會導出我認為「馬英九也可以有言論自由」以及「誓死捍衛馬英九的言論自由」?我有說公務員可以自己隨便變換身分,說話就可以不負責任嗎?
馬英九當然可以這麼「說」,但說了之後會被罵,被罷免,下次選不上…或被送到精神病院。而且一定非常多人去官邸或總統府抗議、咒罵、批評。
的確,馬英九有言論自由(之前說「總統無言論自由」的法院判決已經被修正)。但言論自由只擔保說話不被法律制裁,不擔保其他社會與政治後果。

我再問:
CoffeeShop 在 四月 25th, 2009 10:00:37

老師認為,言論自由的的保護傘下,公務員可以用什麼方式負責任?

馬英九六三三政策也算是他的言論自由,他跳票了也沒負責,人民到凱道抗議了他就去高雄,人民在高雄抗議他就去新竹,反正他就不想聽到抗議聲;有人到他面前抗議還要被警察抓走。

他,負了什麼責任?

廖老師再答:
廖元豪 在 四月 25th, 2009 10:20:07
您舉的例子與言論自由無關。
言論自由處理的是「言論」與「法律責任」的關係;但您舉的例子中,馬英九政見不兌現或說了不得體、不符合國家元首身分的話,基本上都是「政治責任」(而非「法律責任」)的問題。
如果馬英九誹謗他人(如陳水扁的「柔性政變案」)或教唆犯罪,那言論自由也保不了他,得負法律責任。
從「政治倫理」上,總統說話更該謹言慎行,注意身分與職權。一般小老百姓甚至基層公務員(下班時)能說的話,總統可能不適合隨便講講。(就像美國前任小布希總統,雖然政績很爛,違法濫權事蹟罄竹難書,好幾個重要政策也在法院打輸憲法官司。但說話還是有點兒分寸的,不會批評憲法,甚至也不會對法院判決公開批評)不過,這還是跟言論自由無關。

廖元豪 在 四月 25th, 2009 10:29:33

基本上我雖然留美,但不是個「言論自由基本教義派」。相反的,我一直認為言論自由的理論與法制應該對「權力關係」更敏感,更注意言論對弱勢群體的傷害。我也主張在廣電媒體、族群歧視言論等領域,應該有更多、更好、更嚴格的法律規範。這也是我支持「族群平等法」的部分原因(如果條文寫得好的話)。

然而言論自由的基調–除非言論內容造成「實害」或「實害之立即危險」,否則政府不應以言論之「內容」或「立場」而加以管制–我還是同意的。

因此,很多言論或許我們聽了都非常討厭、噁心、憤恨,但還是「儘量」不要用到法律來管理。

此外,承認某種言論受「言論自由」的保障,不等於我們不能回應、批評、杯葛…(這些不是「法律責任」)。相反的,民主社會互相對罵、批評、檢討、對話,是正常且值得鼓勵的(當平等對話是可能之時),不要太快就用法律介入。所以最近成龍亂講話,港台中都有許多人批評,也有人主張杯葛他的電影或代言。他也不能拿「言論自由」來搪塞…沒人主張起訴他或制裁他,但言論自由不保證你(speaker)不被人「罵回去」。

接著的情況,我丟了一個問號,但在該版隔天就變成待審核狀態,後來被刪了二次,不曉得是廖老師答不出來的問題就會自動刪除或隱藏嗎

我將問題貼在此處,也讓大家參考:

咖啡店 在 您的留言正在等待審核 四月 26th, 2009 21:32:36
老師,我突然想到:

舉一個例子…

若我在部落格上說:【我想殺了你,或說,我要炸了你家】--那依你的想法,這應不應該算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

延伸參考:
㊣等待野蠻人-談郭冠英事件-【我們要的,原來是恐懼嗎?】
http://pre-collection.blogspot.com/2009/03/dead-china.html

我印象中,律師曾幫我們上過課,不能去恐嚇人家,所以我特別去廖老師的版,看到他對郭冠英的事件有那麼獨特的見解,但因郭冠英事件如我之前寫的文章般,具有恐嚇意味,所以我很好奇廖老師以法學先進之尊,居然還能挺其言論;這引起我對廖老師法學解釋的好奇,所以特別留言詢問,或者,不知有無任何法學先進可以告知?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