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5日 星期日

.什麼是ECFA?(之二)--馬政府用ECFA來騙人民簽CECA

顏慶章--台灣駐WTO第一任大使,于3/3在記者會談到關於ECFA--簡而言之,ECFA就像一份「意向書」,這份「意向書」就是將來CECA的外殼

今天,若要與中國簽CECA,前提必須是台灣與中國在WTO中已是平等的地位,但事實上,我們與中國間的貿易都有著「歧視性待遇」的存在。(意即,台灣是以次會員的待遇來對待中國;換句話說,很多商品,我們在WTO中都是給別國優惠的待遇,而沒給中國優惠。但若要簽CECA,勢必要跳脫這一步而成為「超會員待遇」--依照顏慶章保守的說法...這會是WTO的創舉,但白話一點意思就是全世界沒人那麼白目,明明是對中國採以次會員待遇,又想要建立超會員關係,這是矛盾且丟臉又拿不到好處的作法)

以下是顏慶章先生演講簡述

不管贊成或反對這件事,人民都有權力知道ECFA...

之前馬政府一再強調,簽CECA有其急迫性,但是不一定有時間表等等,然後對台灣的經濟、各方面會有多大的好處,如果不簽,明天就會後悔等等。

但現在以專業角度來談,大家了解【CECA】,其實就是WTO 24條所規範自由貿易協定的一種,不管名稱為何,它只要涉及到少數WTO成員相互設計一套彼此間所適用的優惠,對其它會員國產生排他的效果,這個就是WTO(GATT)24條所規定的自由貿易協定。

因此,毫無疑問的,台灣與中國要簽的CECA,必然對其它會員國產生排他性,並會有優惠等等,因此這就是屬於GATT中的自由貿易協定。

而,現在談到ECFA不是馬上具體要去談FTA(CECA)的內涵。

今天二岸要簽的不是自由貿易協定的具體內涵,而是一個如何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的架構...

其實就是先簽一個意向書,會指名預定哪一部份何時間始,預計何時結束...

就是要將CECA可能涵括的內涵在ECFA中白紙黑字的具體化

中國2001年11/5 先跟東協(東協+1)簽了架構協定(就像ECFA),而架構內容中提到...在十年內,雙方同意要加速談判,以便達到東協跟中國的自由貿易區的目標,而方法是漸進對絕大部份貨品貿易消除關稅障礙非關稅的貿易障礙,也對絕大部份涉及服務貿易內涵漸進完成其自由化的工作。

所以從架構協定中,我們可以看出它講出了【要怎麼做】...及其時程表。希望何時開始談判,或多少時間內可以完成談判。

所以ECFA是一個漸進式的,而非具體化的內容。

但政府推動方式很奇怪...因為ECFA只是提醒要做哪些事,沒有任何的內涵,而且時程會拉很長...像中國與東協的時程是拉十年,所以中國與台灣簽了後怎麼可能馬上有經濟成果的貢獻?

因為那是個空洞的東西啊!

但經濟部卻說,二岸簽了ECFA後,GDP將增加3.3%...

(註:當時說股市上到二萬點只是個笑話的經濟部長尹啟銘,說只要簽了ECFA,台灣的GDP就會成長6.6% 參考:自由電子報

ECFA只是一個標題,沒有內涵,也沒有一個確定有希望完成的時間表,是一個未啟動的輪廓,通常應該是簽了後才開始雙方談判,而整個時間點都還有落差,也未定,所以怎麼會有這種GDP的上升3.3%的預測?

ECFA是達成CECA的過程,所以後面的問題當然更值得我們去重視,但事實上,在一般的國際談判,尤其涉及到的問題那麼複雜,我們可以想像中國跟東協的國家,他們為了達成【東協+中國】貿易區域,他們就提前八年簽了架構協定(ECFA),然後針對架構協定大家所同意的方式、跟內涵及時間表來進行談判。

但我仍要提出我的質疑,政府一再強調簽CECA對我們台灣來講,有非常的急迫性,然後簽了以後好像對台灣所有經濟上的難題,都可以解決。但若是如此,就簽CECA,為何要去簽ECFA?因為前面已提到,簽ECFA只是一個空洞的項目,還要具體的去填充、及其花費的時間表,以中國與ASEAN Country(東協十國)的例子,它花了八年的時間來完成。

那我們跟中國簽了ECFA以後,我們合理預期,它一定會再往後移,在完成一些具體的內涵後,才會產生經濟的效果。

但,我們也了解,凡是這種巨大的經濟合作安排,簽了白紙黑字之後,對任何成員的國家會產生經濟效果的呈現,會有一段相當時間上的落後,如果,台灣的問題如同大家所關心的真的很嚴重,嚴重到我們必須要馬上找一個支撐的力量,坦白講,我們所憂慮的事情跟我們想去解決的方法之間,也沒有邏輯關係,而且從國際上的研究,我個人認為用這樣的說法,我無法認同。

所以,我們也呈現出來,在這過程裡面,政府在強調這些或者是CECA或者是ECFA各種優點的過程,並沒有讓民眾充份的了解。

簽了ECFA後,一定要簽CECA...因為沒簽CECA的話,簽ECFA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這一定要落實到具體的項目裡面,而且是要產生一種排他性的優惠效果。

在GATT 24條的規定,這種排他性的優惠效果,有一個前題,就是會員(成員國)之間,必須互惠,不可以單方面給予,所以今天中國給予我們任何的優惠,真的會帶動我們整體經濟的發展,帶動我們國民所得的增加、就業機會的增加的同時,台灣也必須做出對應性的開放市場。

那這種到底有沒有形成一個對應性?首先當然要透過談判,再來,要接受到未來WTO體系的檢驗(被檢視),不可能是單方面。

所以政府也必須同時告訴大家,在構想中的CECA或構想中的ECFA,台灣必須做出什麼樣的對應式的開放,這是很重要的。

(註:談判不可能沒有付出!但政府並未告訴我們,簽了CECA後,哪些產業會有哪些影響,進一步說,哪些產業會受到重大的衝擊?!)

而,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在談像FTA時對彼此的優惠,而這優惠是對其他會員產生排他性。

若是這樣,則這種FTA談下來,是一種多浪漫的關係啊?沒有人可以一邊吵架一邊談這種關係的。一定是已經互信互賴,並認為可以此為基礎再往前一步的。

所以到目前為止GATT、WTO 60年的發展還找不出任何案例,說假如今天台灣和中國可以簽CECA的話,這將是這個領域極大的創新。因為從來沒有形成FTA的成員國,彼此之間已經成為WTO的會員,可是這二個的會員關係,並沒有提供給其它的會員同等的待遇。
也就是台灣還對中國刻意維持若干的項目...提供給其他的會員比較優惠的待遇,但拒絕給中國享受同樣的待遇;相對的中國一樣對台灣有若干的產品,給台灣一種歧視性的待遇,原因相互都要是要保留做為一種折衝的籌碼,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視而不見?應該先將這問題解決,先恢復到彼此是WTO會員關係的時候,才有可能再進一步說,我們不只是WTO同等的關係,我們還要比其他的會員,給對方享受更優惠的待遇,但是,事實上不是如此。

舉例而言:我不知道這問題要怎麼解決,但是這是個很明顯存在的事實,就是,我們依照稅則分類,所謂HS 6位碼的項目來算的話,我們的農產品,對中國採取歧視性待遇(例如:限制進口),但事實上我們要開放給WTO其他的會員國,原因是什麼?因為這是台灣加入WTO的承諾,所以台灣必須去執行這個承諾。但是我們刻意對中國不執行這個承諾,所以我們對中國採取歧視性的待遇。

這個部份,依照貨品分類的位碼來算的話,在總共506個項目裡面,我們對中國採取、進行歧視性待遇(禁止他進口的)就有170項,佔的比例高達33.6%;而在工業產品方面,總共有4607項,台灣對中國刻意保持排他性的一種歧視性待遇有822項,佔了工業產品稅則分類比重高達17.84%,各位可以想像到在農產品,我們對所有其他WTO會員維持我們必須要去認諾的會員待遇,可是我們對中國維持了低於正常會員的待遇的項目,整整佔了1/3;我們對工業產品對其他會員採取同一待遇,可是我們對中國採取了次會員待遇,我們維持了17.84%

在這種情形下,這個問題還沒有解決,我們就要跟中國發展出超會員的待遇,這個其實是難度非常高的。

我不曉得這170項農產品,在未來CECA要如何處理這個部份,若這個部份不能處理的話,馬政府承諾說農產品不會開放,這事實上是很困難的事情,各位要知道,這個正常化之後,這個只是讓中國與其他WTO成員用同等待遇進入到台灣的市場,可是在CECA的情形之下,依照中國跟ASEAN簽定的架構協定來看,是漸進要把所有貨物的關稅排除、降低,所以這問題是將來可預見的,不只是農產品170項開放而已,因為若這170項不開放,那要怎麼往下去談那些東西?你還是在次會員的待遇之下,你怎麼去建立起超會員的關係?這個要具備的基礎是完全會動搖到CECA所產生的可能性。

而,ECFA並不像政府所說的,一簽了經濟就會成長,這個完全是一個虛的東西,只是說我將來要做什麼事情。這可能在證券市場會有一天的行情,但這不是基本面,最後還是要以基本面為主

最後,不管如何,ECFA的目的就是要達成實質上屬於GATT 24條的FTA,可是要達成實質的FTA,則:
  1. 第一個,必須要互惠,台灣必須要做出市場的讓步,這個讓步不可能單方面台灣受惠,但是台灣不需要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是不是台灣在目前的產業結構裡,部門別是不是都值得要去多加考慮,就顯示出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不可以用一個浮面的角度來加以觀察。
  2. 第二個,若台灣跟中國已經恢復到等同於其他WTO會員國的關係,那我們要再往前走一步,不管這一步的政治風險為何,這個不在我今天的評論範圍。但是,最起碼,在經濟面要達成等同關係的時候,你才有一個基礎說,我們再往前走一步,然後大家再來形成一種更親密的經濟關係,可是事實上我們在經濟的層面來講,我們跟中國刻意保持那個差距,這個現象並不是容易來處理的,那我只想問他們說,那這樣一個基礎上,避開這個過程怎麼去談更緊密的經濟的合作關係?

顏慶章補充:

2002年中國在與東歐簽定要達到東協+1的「架構協定」時,代表中國簽署的是朱榕基總理;而代表東歐十國簽署的則是各國的元首,而到時台灣負責與中國簽署的人各會是誰?這就代表了台灣與中國是否主權對等、也能看出中國對台灣是否是善意的。


個人意見:

國家的經濟實力,在某種程度中,代表著國家政治實力;馬英九在陳雲林來台時,簽定了四項協議,可能只差沒將台灣送掉而已,不然,有誰能真正告訴我陳匪雲林來台灣時,馬的無能政府簽署的那四項協議有任何業者受惠了?

馬英九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大家一定要適時發出聲音制止這個人胡作非為啊!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1. 依據GATT第24條(貨品):(資料來源:國貿局

    • 會員簽署的FTA必須取消彼此間絕大多數貿易(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的關稅及具有限制性的商事法令。
    • 該FTA實施後,對於非簽署國間關稅及商事法令不得更高或更有限制性。
    • RTA簽署國因成立關稅同盟而擬提高其關稅時,因涉及其減讓表之修正,必須擬定對其他會員的補償性調整。
  2. 為何馬政府對簽定ECFA有急迫性?(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講稿)
  3. ㊣什麼是ECFA?(之一)
  4. ㊣什麼是ECFA?(之三)--四問馬英九)
  5. ㊣什麼是ECFA?(之四)--沒有公投沒有ECFA
  6. FTA與CEPA比較表--From Joy部落格「如果有一天」
  7. 顏慶章:兩岸共同市場 崩解台灣主體價值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