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我不懂六四,但我支持他們維護的普世價值

二十年前,那些年齡與我也相彷的另一群人,聽說在天安門廣場前,要求民主,然後被血腥震壓;然後,從天安門紀錄片裡,看著吾爾開希講著,他是當天凌晨四二○慘案的目擊者...



當年,一九八九年,跟多數人一樣,我是個忠黨愛國的小孩;民進黨剛成立,絕對是個亂黨,是意圖顛覆中華民國的壞份子所組成的政黨,國民黨才是正統,尤其是趙少康所創的新國民黨連線,更是一股清流。

於是,在學校,六月四日的下課傍晚,所有同學一起在走廊唱著《歷史的傷口》,電視播著柴玲、吾爾開希、王丹、封從德…那些我景仰的、年齡相彷卻有先見的行動者。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六四對我而言,像是一時激情的想像罷了。所有的報章雜誌舖天蓋地的談著同樣的事情,於是我們相信了,我們投入了那樣的情感。然後呢?

主事者在政治正確的選擇下,傳送了對自己有利的訊息及新聞餵養大眾;直到去年(2008)甚至今年(2009),台灣人及國際人士依舊相信六四是一場屠殺,有坦克壓過學生,有槍枝掃射人民,中國以武力鎮壓人民的血腥不能被原諒。

昔日每每到六四都會為文大啖民主自由的馬英九,今日誇讚了中國民主的進步;當然,陰謀論的我也推測了國民黨應該是有花錢,請吾爾開希共同演一套劇本,於是,吾爾開希選了這日子回中國。

最後結果會如何?中國好容易花了二十年洗腦人民沒六四這事,怎麼可能接吾爾開希這燙手山芋?鐵是遣返回來給國民黨吧!

然而,我想談的是什麼?這麼說好了,其實,即使我沒有身在六四現場,但當時國際新聞報導,是可以說服我的,於是,我深信我所維護的普世價值,與六四那群學生們是一樣的。因此我認為該案應獲平反。

這個我所維護的普世價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不因那群學生與我的政治立場不同而有所改變。

大家逛一下便利商店,不難看到:當年痛罵中共殘暴的聯合報,今天的頭條是關於「基測」;台灣今天唯一將六四放在頭條新聞的媒體是自由時報

因此,下一個問號是,再過一年就好;當媒體都充斥著國民黨的好、共產黨的好,你是否相信他們真的變好了?

或者,你只能逼自己相信他們變好了?這是所謂的情非得已的生存之道?

※延伸閱讀:

六四事件20周年 馬英九總統發表感言全文
專訪︰“六四”致殘學生方政回憶往事
2008,馬英九六四調子軟化,民運人士失望
“六四”19年,為了忘卻的紀念
十八年后评六四 朝野中外大不同-美國之音中文網
紀錄片《天安門》20剪,1989中華人民共和國悲慘學運--六四事件
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五日聯合晚報
“天安門母親”網站一開就被封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