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當那近似嘲弄的笑容,頭頂帶著警帽…

很長時間不寫政治文了,當然,這篇也不會是政治文,我這麼告訴著自己。

總之,時間在2008年11月,我出了件事,除了一大群網友在第一時間知道外,只有熟識我的朋友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當然,包括了一些…在未來應該是不會與我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


因為,熟我的人了解我;而陌生人的清楚,於我無傷。

有時,我覺得自己的心虛弱(或懦弱)到無以復加,但其實,也不過就是在去年陳雲林來台期間,我拿著國旗經過台泥大樓,然後,一堆SNG車圍過來,警察無理的將我及我當時不認識的二位網友強行抓到保大拘禁、監視四個小時以上的事罷了!

然而,那陣子的我,生活好亂。

每天的新聞、報紙、網路…眼光所能及的所有媒體,不斷放送…記者會、控訴會、人權會…所有與人權相關的活動,我都逼自己出席了。因為我覺得,我需要曬曬太陽,而不是讓懦弱牽著害怕一起將心拘禁到小小空間內,逃避所有我感知到與恐懼相關的元素、或關鍵字。

之所以寫這篇文,是因為,我以為我恢復了,然而我並沒有,在我看完了陳育青的《特別交付「不得使用暴力 」?》一文後,我的腦袋隨即又浮現了一個畫面:

「我正要回家,我身旁的那群人都是當天早上才認識的,而我們不知彼此的真實姓名,因為我們只是網友;然而,在要到捷運站的路上--近台泥大樓時,有幾十名的警力強行將我們圍住,帶走,我隱約記得那個近似嘲弄的笑容,那笑容的頭頂帶著警帽…」


畫面漸漸灰澀…

而我原本的笑容被他們關到警車?或警局?保大?醫院?或者,被他們強行關回我心裡某一個我找不到的地方?我找不到了!我只知道,早上看到那篇文章時,莫名的我以為可以笑著談天的故事,瞬間又成了我某個陰暗的原點。掀開了某些我以為我已復原的…算是傷口嗎?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所信仰的宗教,都叫我不要碰政治,不要寫政治文,我其實也幾乎照做了。

對政治產生前所未有的冷感,我認為那一切都與我無關!當朋友們談論著陳水扁被判無期徒刑一事時,我只在MSN上加註著:「三年了,終於判了無期徒刑,於是,有人看到了正義,有人則看到正義漸漸被毀滅...」

今天的靈魂,很亂。

但,身為一個對生活充滿敬意的我,想誠實的記錄自己!

我的家人、我的好友們,我知道你們怕我受傷,所以勸我別碰政治;好,我不碰,但我真心期待你們知道八八水災也是政治的一環,那些無辜的生命都與政治有關!

我的宗教,我知道依照輪迴之理,因果之論,也許我曾做過對不起那群警察的事,否則,我不會無緣無故在警方說不出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帶到保大;但換另一個角度,若我不曾虧欠他們,那他們下輩子是不是要花一世的力氣還我一個公道?

我很認命,但我的認命是認真的面對自己的生命。

我曾經寫過一封給警察的信,我也同情他們在2008年陳雲林來台期間都只是依法行事,但依的是什麼法?什麼法讓他們可以恣意的以為他們沒有傷害到人民?

我的想法真的很單純,我在法庭上看到警察褪去警服的模樣,也是再平凡不過!我不希望他們在退休之後的某一天遭受到被莫名帶到保大的恐懼,所以雖然在司法上,我們採取自訴,但我打從真心想要原諒他們!

我的長官若叫我做不合理的,會傷害人的事情,我寧願辭去這工作!

各位警察們,我希望你們讓我打從心裡相信你們的正義感比我強大數十倍、甚至數百倍!不要忘了自己當初報考警校的初衷,好嗎?

看到陳育青寫的那篇文章,我記得去年事情剛發生時,那孩子的父母為了保護他,怕他受傷,堅持不對警察提告。當然,某部份是因著那孩子剛好面臨考試,父母不希望孩子心情受到無情的衝擊!

現在回想到這個原本不敢提告的家庭…終於站出來了…我深深佩服他們具備了完整的勇氣…

我跟網友說,我的精神醒了,但身體卻累了…

去年的司法案件走到現在,也逾半年了;幾乎所有接近我的人都深知我內心那個還沒復原的恐懼,那一通又一通被監聽著的電話。

是啊!我打從心裡是真的害怕~

但是,各位司法人員、軍警人員、及所有花力氣詛咒去年陳雲林來台期間拿國旗出門的人們…

請相信我,你們不懂我的意志力堅強到你們無法想像。

我會用盡靈魂的最後一分力氣,為了自己,也為了你們不需要背的未來的罪、或恐懼,努力下去。

我們的心,其實都可以很柔軟,但,要站在正確的愛人之處,而非即將沾滿罪惡之地呀~

3 則留言:

  1. 我很久沒瀏覽妳的部落格了。
    今天心血來潮,看了這篇文章。
    雖然很難過,但也益發尊敬妳。
    我5月至今沒寫網誌,或許心情和妳有些雷同吧。
    無論如何,對於妳所受到的一切,
    我相信妳的信仰終將還妳一個公道。
    只不過,到時候台灣會是什麼樣子呢?
    請珍重!

    回覆刪除
  2. 我也很久沒來了
    也是心血來潮的去爬自己所保留的鍊結
    卻發現你當初的文章已不見

    第一次來拜訪就是去年的事件時
    為你和社會都深感不平

    台灣家庭對於這種事情的傳統觀念就是息事寧人

    只希望你的身旁能有最親近的人支持著你
    陪伴你走到這整件事的終點

    也希望在不同的時空裏有機會認識真實世界的你
    聽你敘述這段故事的當初和接下來至今的歷程和心境

    祝一切安好

    回覆刪除
  3. CoffeeShop 好久不見了
    我是屁啦
    其實我第一個認識的台派就是你
    當時是在逆轉勝的總部 我還記得

    去年你被警察帶走的那天晚上
    妳有打電話給我
    妳有點驚恐緊張的語調我至今難忘

    妳不斷提醒我不要隨便放上自己的照片在網路上,而我當時竟然還不知道你上電視

    其實我跟你一樣
    很久沒有再提政治
    因為我不知道要提什麼?
    提了又能改變什麼?

    但有時我想想政治的熱血在怎麼樣沸騰
    我也只想單純的祈禱像你這樣的朋友與我的家人可以一輩子平安

    這確實比什麼都重要

    對吧

    Coffeshop 妳要繼續加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