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反死刑經典名案

有人說丹諾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辯護律師。他經手許多喧騰一時的案子,芝加哥綁架案可能是其中最具爭議性的。

那是192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打完了,而世人還不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就等在後面。兩個吃飽飯沒事幹的年輕人,為了享受聰明的感覺,決定幹件超完美謀殺案。婁伯(Loeb)與李歐普(Leopold)都是十九歲,家裡有錢有地位,司機專車接送,住在豪華社區。婁伯高大俊美,是芝加哥大學的風雲人物。李歐普身體不大好,但也一樣早慧:他會說15國語言,去年才從芝加哥大學畢業,也是鳥類專家。李歐普迷戀婁伯,而婁伯迷戀犯罪,一件惡行就這樣開始了。他們租了一輛車,捉了一個14歲的鄰 居小男生巴比,在車上就殺了他,然後向巴比的父親勒贖一萬美元。

這位父親正要出門的時候,電話來了。巴比的屍體找到了。警方循線細心追查,漂亮破案。

猶太社區非常傷心,因為這兩個年輕人都出身富裕的上流猶太家庭。「幸好」被殺的巴比也是猶太人,所以不致引起種族衝突。兩人似無悔意。根據芝加哥論壇報, 李歐普說:「奇怪我們怎麼會被抓呢?我們演練過好幾遍呀。這只是個實驗罷了,跟昆蟲學家釘住一隻甲蟲沒有不同。」婁伯則說:「這只是我人生的過程而已。我會去坐幾年的牢,但放出來以後,我就會有個全新的人生。」他們的冷血令美國人為之沸騰。

當時的處決方式是絞死。

巴比的母親很傷心,但她不是「以牙還牙」那一型的人。她說她不想看到婁伯與李歐普上絞刑台,但她希望問問他們兩人,巴比死的時候痛苦嗎?李歐普從報紙上讀到這段訪問,他的反應是:「很高興。」「高興什麼?」「她的復仇心並不強,那對我們有利。此外,也有一點不好意思,不多啦,大概有一點點吧。」

丹諾時年67,接了這案子。檢方預料丹諾會主張心智喪失而做無罪抗辯,但出乎意外的,丹諾一開庭就撤回無罪抗辯,當庭認罪。

如果被告是辯稱無罪(不管什麼 原因,「不是我幹的」或者「心智喪失」),就要組陪審團來審;但如果認罪,刑期輕重只要一個法官就可以判了。現在情勢是「人人皆曰可殺」,當然不要陪審團 比較好。而且陪審團有12人,判死刑很容易,因為責任被分攤掉了。如果讓單一法官來判,則兩人或許還有生存機會。還有一個原因是兩人被依謀殺與綁架兩罪起訴,假如綁架沒有被判死刑,檢察官就會再將謀殺部分拿出來審,他們不太容易兩次都逃過死刑。認罪了就可以一次解決。

隨後的庭訊裡,丹諾從不忘記「威脅」法官。

「庭上,如果這兩個男孩被吊在絞架上,那一定是您。沒有人能分擔您的責任,您無法說,您只是少數服從多數。」這案子有兩位檢察官,但丹諾特別眷顧其中一位,因為這位先生非常的倒楣,剛好姓「Savage」——「野蠻」檢察官!

丹諾的結辯長達12小時,它成為反死刑論述的經典。他說,當律師這麼多年,每一個案子檢察官都會說,這是史上最殘酷最冷血的犯罪。但其實被綁架殺害的巴比並未承受太多痛苦,他從上車到死亡總共才十五分鐘。「這是一個沒有意義、沒有目的、沒有動機的犯罪,整個案子裡沒有一絲仇恨或惡意;他們沒有機會殘忍哪,除了死亡本身就是殘忍。」

丹諾論述的重點是,婁伯與李歐普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他們腦筋有問題,根本不是正常人。

他們也不可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整個世界才剛打完一場大戰不是?每一天殺掉幾百人幾千人都司空見慣,那麼你說,婁伯與李歐普的壞念頭是哪裡來的?「天命無違,天地不仁。天意的運作是神秘的,我們都是天意的受害 者。我們變怎樣不是我們能左右的,老天爺祂掌控一切,而我們卻只能演自己的角色。」

丹諾認為,倘若我們處死他們,則仇恨只會繼續餵養仇恨。

檢察官則嘲諷丹諾將犯罪原因歸罪於世上每一人每一事,唯獨被告本人一點責任也沒有。「倘若他們兩人有兔唇的話,丹諾先生大概會要我為起訴他們道歉!」

檢察官說,丹諾訴求的是心而不是腦。

「巴比有權利活著。但那兩位腦子聰明而沒有心的年輕人,卻決定讓巴比去死。」最後,丹諾的策略奏效,法官沒有判死刑。謀殺 部分判無期徒刑,綁架部分判99年。婁伯與李歐普在獄中教受刑人讀書。

大約十年後,婁伯被獄友以刮鬍刀片殺死,得年32歲。李歐普則在服刑33年之後假釋 出獄,出了一本書:《Life Plus 99 Years》。他認為婁伯從未後悔殺人,頂多只是悔恨被抓。他自己起先亦無悔恨,許多年後才有,十年之後到達頂峰。他不能理解自己當時犯案的心態。李歐普出獄後去波多黎各拿了一個碩士學位,教數學以及研究鳥類、結了婚,度其餘生。66歲過世。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湯英伸還是王文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丹諾案的反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殺就是殺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決戰點:夠了沒?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超完美死刑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痛苦但高尚
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全文轉載自巷子口(sweetroom)

1 則留言:

  1. 家裡有錢表示他們以前有做過不少的布施,
    但可惜的是有福報卻沒有智慧的例子,(智慧和聰明是不同的,例如將聰明用在不好的地方上,就是沒有智慧)
    像我們有時候就會有"當時自己怎麼笨去這麼做"的想法,
    而這兩個年輕人則是做錯的事情比較大條。
    但好在其中一位最後可以活著知道自己做了荒謬的事情,而且還對社會有了些貢獻。(這是若採用死刑就不可能發生的情況。我一直認為一個人犯了大錯後若能改為做些對世間有幫助的事情,才是對這社會有幫助的做法。活著贖罪總比死了沒事做有意義多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