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決戰點:夠了沒?

我們面對的不是「壞人該不該罰」的問題。大家都同意壞人該罰(除了丹諾外)。我們面對的是:罰他要罰到什麼地步?死刑還是終身監禁?想像一個你最討厭的罪 犯。如果他戴上了手銬腳鐐,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但卻恰好落在你手裡,你會不會殺他?唔,我想,我不會。

有些人會跟我有不同的答案,但是,你一定會至少猶豫一下。這一點遲疑,就是我要講的東西。

如果這壞人正在「跑路」,警匪槍戰,而警察碰巧把壞人打死了,那我沒意見。

因為壞人對於警察與路人的身家性命,都造成威脅。可是如果警察已經制服了歹徒, 還可不可以把他打死呢?不能。如果他拿槍指著我的頭,但是我們卻在這一陣混亂裡,兩人搶起槍來了;我緊張、害怕、激動,我可能會想盡辦法殺他,因為我不殺他,他就會殺我。那是正當防衛。

但如果他已經被綁住了呢?

如果他已經失去了殺我的能力,我卻還殺他,那是防衛過當。當罪犯已經入獄、失去危害社會的能力, 我們卻還透過公權力來殺他,那也是防衛過當;或者,其實就是殺人。我們沒別的選擇嗎?有啊,把他關起來啊。我的論點不是他不該死。我的論點是我們根本不該動手。

我們終於來到死刑辯論的決戰點:到底怎麼樣算「夠了」?我們對於罪犯處置的極限在哪裡?

從前,判死刑是不夠的。得凌遲,得腰斬,得五馬分屍,大家還興致勃勃的圍觀。但是越到近代,我們對「殘忍」的忍耐度越來越小。現在死刑用電椅、用毒針、用槍決,我們仍覺得不忍卒睹。

同樣一件事情,以前不算殘忍,現在卻被 視為殘忍,可見「殘忍」的概念是社會建構的,「殘忍」的標準是浮動的。殘忍不容易定義,但可以迂迴的試著逼近。

當代的死刑用槍決、注射毒針或電椅,而捨棄 斬首、絞刑或毒氣室,是為了避免殘忍,不要讓犯人承受額外的痛苦。支持死刑的人常常強調,現代的死刑已經很人道了,我們為他找了一個最不痛苦的方式,已經仁至義盡。

也就是說,同樣是懲罰,如果能夠節制至最低限度,那是仁慈;如果過當,那就是殘忍了。

「過當」!是的,就是「過當」。既然無期徒刑已經足以達成隔絕的目的,那麼死刑就是「過當」,就是殘忍。我看王文孝的死刑檔案會感到不忍,不是因為他並不壞,而是因為,那是一個社會「過當」地執行其集體意志。

史賓斯說:「當我們無法適度懲罰罪犯,人們所看見的是正義流產。」我說:「當我們過度懲罰罪犯,人們連看都不敢看。」

我們太低估死亡了。

我想起Toshi Kazama,那位清秀溫文的攝影師。他是日本人,現定居美國,花了八年時間造訪數座監獄,拍了一系列少年死刑犯的照片。美國有的監獄用電椅執行死刑,有的監獄用毒針。用電椅的監獄說:我們比較人道,因為電一下很快就死了,不痛苦。

用毒針不人道,因為一共要打三針,歷時15分鐘,時間太長了。但是用毒針的 監獄說:我們比較人道,用電椅不好。用電椅,犯人的眼珠會迸出來,而且你看到電椅底下接到一個桶子有沒有?因為犯人會大小便失禁,桶子就是用來接排泄物 的。

說到這裡,Toshi直視全場,他問道:「哪一種殺人的方式會是人道的?」

還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Toshi說,電椅有兩個開關,一個有連上電源,一個沒有。執行死刑的時候,兩個人一起按下開關,沒有人知道是誰按下的開關把犯人烤焦的。兩個開關不是機械設計上的需要,而是執行者需要分攤責任。

殺戮豈 是這麼容易的事!「人人皆曰可殺」,是因為我們不必自己動手。

如果是這麼替天行道的事情,大家怎麼不搶著做?好萊塢電影可以輕易對人開槍,那是因為噴出來的是蕃茄醬。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湯英伸還是王文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反死刑經典名案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丹諾案的反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殺就是殺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超完美死刑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痛苦但高尚
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全文轉載自巷子口(sweetro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