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痛苦但高尚

倘若我們集體決定放棄了死刑,我將說那是一個痛苦的決定,尤其是當我又想起古怪照片簿裡大卸八塊的女子,肚破腸流的女子,頭被打扁的亞裔女子。但是,那也是一個高尚的決定。我的論點不是生命的可貴,而是殺戮的艱難。唯其如此,我們才保住了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


昨天看完這一篇一萬一千字的長文,覺得內心是多麼的澎湃。今天在報紙上看到從橋上掉到河裡溺水的女孩,她的屍體已經被打撈上來了。家屬情緒衝動的要她的同 學「下跪」、「要鬼魂去找他們」,甚至說要把「那個載女孩的男孩丟下橋去」!

看完這篇報導的時候,我覺得除了為家屬感受到深刻的痛苦之外,也感受到人在受 到強烈感觸的時候是多麼的不理性。

當我們看完報紙為殺人兇手感受到憤怒、為被害者感受到同情,進而想要用殺戮的方式去作報復的同時,我們更應該要趕快勇敢的收回仇恨的心,因為這一份仇恨的心與殺人兇手從來都沒有兩樣,都是殺戮,只是你自己眼不見為淨、不是你下手罷了,但是你仍是兇手之一。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湯英伸還是王文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反死刑經典名案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丹諾案的反思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殺就是殺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決戰點:夠了沒?
【轉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超完美死刑
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全文轉載自巷子口(sweetroom)

1 則留言:

  1. 很贊同這個看法,若要找人做有意義的事情很多人都說自己沒時間,
    但對處決生命的事情怎就那麼多人積極參與?那是殺人的事情耶!台灣社會真是病態了。
    更奇怪的是怎就沒人就近看見自己餐盤中的生命。天天數條命,大家倒都過得挺心安理得。
    可見不會讓自己有威脅感的殺謬,大家就愛理不理(只理跟自己無關的,跟自己有關的殺就選擇視而不見),真是假正義,這些人只是想滿足自己一時的心態而已。

    回覆刪除